少年出嚟行 慈母要代還 東涌黑夜 葬送一生

weiwei11     2016-12-14     檢舉

近年東涌童黨橫行,繼天水圍、將軍澳後,成為最新淪陷市鎮,黃賭毒瓣瓣齊,而該區中港走私龍蝦、電子零件的活動越趨頻繁,使黑幫大舉吸納青少年做新血。逸東邨更成童黨重災區,每到入夜,邨童即聯群結黨出動。《爽報》獨家訪問曾是逸東邨14K小頭目的彬仔,他搬入東涌後極速變壞,母親為阻止他夜蒲,也被他出手毒打,傷透母親心。其後他在廝殺中重傷,頭部受重創,醒來後下半身癱瘓,儼如廢人。彬仔的母親辭工照顧兒子,正當彬仔追悔莫及之際,竟輪到他的妹妹走上變壞之路,彬仔母親的無助境況,也正是很多東涌母親陷入絕望的寫照。記者:高捷、彭濤攝影:胡堅、金文

Sponsored Links

內地經濟起飛,對海鮮、電腦等高檔消費物品的需求大增,走私集團看準東涌舊碼頭位置有利,遂於2000年開始,邀請碼頭的陀地「廣聯盛」合作,該碼頭自此變成走私黑點,而夕陽社團廣聯盛亦得以鹹魚翻生。

廣聯盛之後與14K結盟,為抵抗外敵新義安,應付連場火併,兩方遂積極在逸東邨招兵買馬,不少邨童被訓練成「少年軍」,推上「戰場」送命,李廣彬就是當年的其中一分子。

Sponsored Links

彬仔頭部重創,終身殘廢,彬媽獨力照顧半癱的兒子,極需支援。

遇襲頭部凹陷 半身癱瘓

現年18歲的彬仔左邊頭部凹陷,反應遲緩,記憶不完整,回想舊事時,腦海只剩朦朧的印象。他說話哦哦,大半天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,而且下半身癱瘓,無法自理,簡單如飲食、如廁、洗澡等都需要由母親照料。有誰想到眼前這瘦弱青年,兩年前竟是兇狠成性的14K頭目。

彬仔自小父母離異,2006年準備升中一的他,隨泰籍母親及兩名妹妹搬入當時剛落成的逸東邨。家庭破碎,與舊居的同學好友分離,加上陌生的環境,各方面都令彬仔感到空虛、徬徨,所以當黑幫向他招手時,他竟以為獲得關心和安全感,一頭栽進這個深淵。

Sponsored Links

當年彬仔粗眉大眼,黝黑高大,本來已甚有霸氣,他在「契爺」提攜下,很快就當上區內小頭目,常帶著五、六名「細佬」在邨內橫行霸道,為社團執行血腥任務。彬仔吃力地說:「一個電話打嚟就要出去,三唔識七都要一棍打落去。」

吸毒遭撞破 發狂毆母

越迷亂,越錯失,彬仔後來更染上毒癮,在家中舉行毒品派對,遭母親撞破,氣得把K仔倒入馬桶。彬仔獸性大發,扼住母親的頸部,將她撞向大門。說到這裏,彬媽叉著自己喉嚨,比劃著說:「連門鎖都撞到鬆脫,好似想殺人咁,個心好痛,佢已經唔係我嘅乖仔。」

Sponsored Links

加入少年軍的四年間,彬仔打過無數次硬仗,表面上,他威風八面,直至2010年6月5日凌晨零時許,他送女友回家後,到逸東邨福逸樓附近的球場時,約20名童黨突然從四方八面湧至,被暴打之餘,更被人用電筒狠狠重擊頭部。

彬仔在醫院躺了整整一年多才出院,雖然他死裏逃生,但腦部受重創,半身癱瘓,無法自理,終身要在輪椅度過。由於案情嚴重,其中行兇的24歲青年黃一峰去年年尾被重判入獄11年。

Sponsored Links

彬媽辛苦養大兒子,怎料兒子誤入歧途,還弄成終身殘廢,年老的彬媽還要推?兒子走完餘生。

一夜間,精壯少年變成終日癱臥床上的病人,彬仔一時接受不到事實,情緒變得沮喪暴躁,「嗰時插咗喉,講唔到嘢,望住隔離床嘅病人,好似蝦乾咁,好驚,再見到其他人行得走得,仲覺自己冇用」。彬仔說得激動,雙眼瞪得老大,聲音嘶啞。

一日彬媽為他抹身,突然捉著他雙手,問他何以常發脾氣,彬仔終失控狂哭。他憶述時喉頭仍不禁顫抖:「媽媽問,係唔係驚佢唔要我,佢安慰我唔好驚,因為無論如何,佢都唔會離開我。」為一刻的英雄感,彬仔賠上下半生幸福,但這場敗仗亦叫他找回自己,跟母親重修舊好。彬媽寬慰地笑說:「佢真係改變咗好多,性情平和咗,成日咪咪嘴笑。家成日攬住我,講媽媽我愛你,唔好離開我。」

Sponsored Links

為照顧彬仔,彬媽只好辭去工作,領綜援維生,整天獨力把彬仔孭來孭去,累得肌肉腫痛,但最叫她心酸的是街坊的指指點點,她頭部垂得低低地說:「『唔聽話,搞到政府養全家人』,我惟有扮聽不到。」

彬仔大部份時間都待在家中,不是看電視就是上網,有時母親會陪他到樓下散心,望著往日一起的邨童仍作威作福,感覺彷如隔世。他無限感觸,嘴唇抿得緊緊地說:「好後悔,如果從來冇認識到?班人,一切可以從頭嚟過,你話幾好?」

Sponsored Links

彬仔受傷前高大英偉,與女友煙韌合照。

妹妹未學乖 與童黨為伍

彬仔為一時的英雄感付上慘痛代價。但同一屋簷下的三妹家文並未學乖,剛升上中學的她最近經常早出夜歸,與不良分子為伍。為照顧彬仔,彬媽早已心力交瘁,但還得憂心孻女重蹈彬仔覆轍,「個仔養到咁大,仲要繼續養,我啱啱先適應,又要為細女擔驚受怕,我好攰……」彬媽喃喃地說。

記者問三妹家文近況,她矢口否認交上損友,還誓神劈願不會貪圖物質,她反駁記者:「我唔追求iPhone,電話打得通就得,學生唔使用呢啲奢侈品。我啲朋友都好乖,冇見過童黨、黑社會……」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「第2頁」繼續瀏覽。